俗话说“商场如战场”,父亲用儿子签名过的空白纸办理了股权转让变更登记,将儿子200多万的股权转到了自己名下,导致父子两撕破了脸皮,最后对簿公堂。近日,这起案件在闽清法院、检察院干警的共同调解下,双方达成和解协议,父子俩握手言和,高兴地离开法院。

  空白签名字动手脚 父亲转走了儿子股权

  2000年,福州某酒业有限公司由老蔡和两个儿子共同出资设立,2006年,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320万元。变更后的出资额及股权比例为:小蔡出资200多万元,占85.94%;老蔡出资40万元,占12.5%;另外一个儿子出资5万元,占1.56%。因为老蔡是父亲,所以两个儿子都同意父亲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

  2007年1月,老蔡以公司申请贷款急需股东签名为由,叫两个儿子空白纸上签字后,由他负责去办理贷款。毕竟是父亲,两个儿子很快在3张空白纸上了签了名字。但是意外发生了,老蔡却将两张空白纸打成了股东会议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书,利用掌管公司印章便利,将两个儿子的股权全部转让其所有,并办理了股权转让变更登记。事发后,小蔡多次向父亲交涉,但是老蔡就是不还股权,而且也没有支付转让款。随后,小蔡一纸诉状,将自己的父亲老蔡告上了闽清法院。

  在法院上,小蔡拿出了有力证据,那就是3张空白签名纸剩下一张,其中两张被打成了股东会议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书。老蔡辩称,不存在先签字后打印的情况,而且从约定付款时间上看,儿子已经取得了转让款。案件的焦点集中在老蔡是否已经支付了转让款,但是老蔡未能向法庭提供有力证据,证明他已经支付该款。 法院最后判决,该酒业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内容合法,但是老蔡必须支付小蔡200多万元转让款。

  父亲提出申诉 干戈化玉帛

  法院判决后,老蔡还是不付款。2008年11月,法院向其发出了执行通知书,老蔡拒不履行。2009年3月31日,法院冻结老蔡在酒业公司的320万元股权和另外一家食品公司130多万元股权。这下老蔡慌了。之后,法院约了父子双方,使对簿公堂的父子重新坐在一起。

  “起先,老蔡很不甘愿,怎么也谈不拢。”执行该案的林法官告诉记者。老蔡自称没有那么多现金,不能支付转让款。经过多次和谈,6月28日,双方终于达成了和解方案。老蔡把股权重新还给了小蔡,而小蔡撤销执行申请,父子和好如初。

  “亲情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,还有什么能比父子重归于好更开心的事呀”,林法官看着父子俩离开法院,会心一笑又投到新案件的执行中。